当前位置: 主页 > 转来转去 > 众生皆苦

Comments

众生皆苦

发布于:2015-07-31  |   作者:admin  |   已聚集:人围观

  原文由作者:ぐ殘σ﹎.? 发表在 蓝烟の榭

  我记得我第一次在语文课上流泪是小学时候,读的那篇“小凡卡”的故事。早就忘记名字啦。只记得凡卡跟卖火柴的小女孩很像,都很可怜。那时候全班一起大声的吼着不标准的普通话,读到感人处,我一个人悄悄流下眼泪。直到凶巴巴的语文老师让我们停下。也许就早在那时,我就有了这样忧郁的性格了吧?然后中学时候的一次语文考试,一篇阅读理解太让我难过了。瞎眼的婆婆把自己辛苦卖红薯的钱捐给村子里考上大学的谁谁,婆婆说是两元。可是那大学生看了却并不是两元。不知道是哪个可耻的人这样欺骗善良的瞎眼婆婆的……那种痛苦无法言语。那时候的我,哪里知道社会之中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?在一篇短文中读到了这世界的黑暗,心里有怀疑,有难过,还有害怕。泪,湿了卷子,本来就难看的字迹变得更加难看啦,最后还因为时间不充足而将作文匆匆结尾……

  后来我将那页卷子剪下来收藏着。每当发觉自己的心开始有点麻木的时候便拿出来看看。起初还是会流泪。后来渐渐就不会有什么感觉了,直到不想再去看。到现在,我早就忘了我收藏的那页卷子掉在哪了,只是记得曾经的感动。

  我觉得我内心深处的感动几乎全是文学所带给我的。生活中平凡无奇的事情,我都会在读到一段平凡的文字的时候,在被那些文字所勾起的记忆中发掘出那些感动来。然后我想起老师跟我们说过的,文学和新闻的差别便是因为文学里有感情。

  有时候我会讨厌自己这样的性格,觉得自己的性格总是让我不能够像旁人那么快乐。许多次都想过想要将它改变。可是我却会想起老师开学时候给我们说的,要培养自己多愁伤感的个性。于是我用这来安慰自己,拥有这样的性格未必不是好事。

  每当我的善良跟这个世界,跟这个社会发生冲突的时候,我都会发短信告诉我觉得值得信任的人。寻求开解和安慰。同时,也是一种倾诉。因为身边的许多人似乎不能懂得我的感受,他们觉得这是矫揉造作,他们觉得这是虚伪,觉得这是假装纯洁……

  这些岁月,我发现我在成长,我在受伤,我在一页一页的去解读现实。可我好像永远都读不懂一样。我还是喜欢幻想,喜欢梦。我不愿意为了融入这个现实而抛弃我一直以来的坚守,那些美好的东西,我的爱情,我的善良,我的寂寞,我的悲伤,我的恨,我的嫉妒……可是我开始发现,真的,真的好难办到。

  生活中,任何时候,任何事和人,到处都是碰撞和创伤。

  我一直在寻找,寻找一扇可以通向被保护的门。但许多时候找到了,却还是会走出去。出了那道门,我就又回归了现实。现实就是一种约束,礼数,交流,谦让,虚假……

  我想,人是很难习惯一些行为的动物,一旦有了习惯,便不再容易去更改。现在许多人已经习惯拒绝别人对自己的好。我笑。到处都是是现实造出的人啊。他们已经开始害怕啦。习惯了别人的客气跟表面功夫,便无法接受真心了呵。那是一种防备,不让别人靠近自己的心,也不允许自己的心去靠近别人。可是谁都不知道,这种防备究竟在保护些什么。

  我是一个不善于说谎的人,每每察觉到自己的罪恶,总会在文字中诉说我的愧疚。我在文字中思考反省,为自己赎罪。可是通常那些时候,我却更加觉得自己的罪恶。我曾经的他,那个我深爱的人,他曾在一封信说我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人,在他面前从不虚假,在别人面前自然也不虚假,除了欺骗老师跟朋友一起出去玩。我看见那行字时我心里开心,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了解我的人,至少是信任我的人,他可以读懂我的真心。可是我也是痛苦的,我看见他那般说,我流泪了,因为我愧疚。我对他说谎了。那是隐瞒,隐瞒的时间久了,我便觉得是谎言啦。于是我终于为了他的那段句子告诉一个我不愿意告诉他的事实。就是那个真相令他离开了我。我现在后悔啦。我后悔的不是真相让他离开我,而是真相带给他的痛苦。后来我知道,有时候隐瞒或者说谎都可以是一种保护。他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他?我知道啦。他是不愿意知道的。他毕竟是心疼我的人,他说他懂对他的隐瞒令我内心痛苦,比他被隐瞒还要痛苦。后来我明白了,他的离开是必然的。那个真相的揭示不过是为我们的分手找了一个顺理成章的理由罢啦。真正的原因不过只是因为爱我不够。

  然后我想起乖,乖总是说我是个感情泛滥的女子。但是她也是一个性格温和的女子,跟我少有吵架,待我很好,无论什么时候总是会陪在我身边。她喜欢笑话我,却不准别人笑话我。我们每次激烈的争吵都是因为他,她不许我去重庆,不许我给他打电话,不许我上网跟他聊天……她说,不仅仅是他,任何男人,都不许我跟他们有任何不清不楚的关系。可是我要怎么才可以让她懂呢?不是每一种感情就是爱情的啊。曾经她面临选择的时候,她选择了一个适合她的男人,那个给她呵护迁就与总是想着让她笑的男人。丢掉了那个他喜欢的人,总是让她发脾气跟哭泣的男人。可是她说,让她流泪的,才是她喜欢的人。

  这种选择也是现实的。可是她验证了这个选择的正确性。她现在过得很快乐。跟那个适合与呵护自己的男人。

  我想我是做不到的。我每次茫然,只是想问问我的心,你希望往哪走?然后就不管其他别的因素,跟着心里的声音走啦。我知道这就是不能自制,这就是不成熟。

  我一直向往的是一种善良。可是我一直不明白要如何去定义善良。直到脑中突然闪过一句话。有一种人是能够对周围他人的苦难产生强烈的共鸣的人。精神学上说这是一种病象。然后我想善良的人就是可以对那些跟自己无关的苦难产生共鸣的人。可是,多么可笑吖?科学却把这种行为定义成病态的表现。

  面对许多问题,我会选择逃避。有时候我喜欢逃避。有人说吸烟喝酒这些行为统统都是逃避的表现。然后我又开始沿着这句话慢慢思考下去。也许一切令人生理上达到欢愉的行为都是逃避,那最极限的莫过于**和吸毒。然后我想起以前听过的那首歌。性爱的春药可以让**变得很美妙,可是生活的春药又在哪里买得到?一整晚的高潮,怎么改变人生的低潮?然后我开始同情那些过去自己看不起的人。也许他们抽烟喝酒**吸毒。都只是不愿意面对现实,不愿意面对自己内心的寂寞。也许他们是病态的,但是他们也是可怜的。他们希望自己麻木一点,也许只是希望自己能够不被伤害。用生理的刺激来淡化心灵的伤痛,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自残的原因吧?太多的人都喜欢在极度郁闷的时候伤害自己。下贱?堕落?这些词语都应该用在他们身上了吗?但是,我相信那一定不是罪恶。反之,喜欢听伤感的音乐的人应该是勇敢的人?因为旋律总是可以勾起人心中最深刻最痛苦的记忆。他一遍一遍的听,便是一遍一遍的回想。这也是病态的吧?但同样也是可怜的。明明知道是痛苦的记忆却总是不忍心丢掉,可以相像他心中的纠葛吧?

  众生皆苦。

  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?

  就像那个老套的想法。当我看到一个老人,我不能不把他的难处收进心里。因为他是老人,即使他不是我的父亲。他那么孤独。但他一定是某个人的父亲。谁会忍心自己的父亲孤独?

  众生皆苦。

  我终于明白啦。

  以前干爹跟我说每次我想做什么事情,特别是发怒的时候,都要深呼吸三次。这样也许可以改变初衷。我我一直记得。但是总是不奏效。以至于现在,我对于干爹的怀疑,也是。干爹是一个曾经疼爱我的人,但我突然发现他变啦。他已经不再那么疼爱我啦。每次打电话过去都是在出差,很忙等等。我已经太久没有听他叫我闺女啦。然后我会反复想起干爹叫着我闺女跟我道歉,说干爹怠慢你啦。总是没时间跟闺女聊天。今天干爹有空啦。去给闺女说心事。干爹总说我是一个性格倔强的人。如果我碰见他们那个年代的学潮,肯定是冲在最前面的。所以他总是要跟我说很多现实的问题,他说要给我磨磨棱角。这样我在这个社会里才不会那么容易受伤。干爹一定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,因为他每每说道学潮时总是在言语间带着忧伤。就像这次地震一样。干爹从遥远的江苏赶过来,却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不能做。回去之后用一篇文章告诉我这次他的人生经历。干爹以前是医生,就是因为太正直了才没有办法继续他的职业,于是下海经商。当时惊讶与他的选择。因为我记得儿时的三个梦想。最开始我一直想做老师,因为我觉得教书是一种拯救。后来看到几次那些服毒自尽未遂的妇女,我的思想又变啦。我看见医生挽救了她们的性命。于是我想长大了当医生。我以前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喝农药。现在知道啦。苦难的生活让他们放弃了对人生的眷念。可是在死亡道上走一圈,才发现能够呼吸是那么幸福的一件事。当我在文字中找到感动,我知道我被拯救啦。于是我当医生的梦又变作了当作家。后来我把这样的经历说给某个朋友听。他说你学鲁迅吗?我说我有这样想法的时候我还不知道鲁迅。他不屑的看我,我沉默。我知道以后我不会有话再跟他说了。现在我却发现,下海经商的干爹已经开始变啦。亏本和劳累开始让他脾气有点暴躁啦。因为商人都需要精心计算身边的所有事情,干爹是个善良正直的人,他放弃了一个救人的职业投身到无数的算计之中。他怎么可以忍受这种罪恶呢?他已经好久没有上网了,每次跟我聊天的都是他的客服。他的客服总是在换,但是每个性格都很和善,待我也很好,告诉我干爹的忙,干爹的难处,让我不要跟他计较。可是我一直做不到。

  现在我想我做得到啦。众生皆苦。他一定有他的难处,我何必要为难呢?

  我终于可以理解那些佛家的慈悲心肠是怎么出来的啦。我现在抬头看见图书馆的每个人都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。我想他们心里肯定也很苦,他们沉溺在文字中一点一点去触摸自己的痛苦。但是那些痛苦曾几何时也是他们心中最大的快乐吧?也许每个人的苦也都有一种独特的幸福,只属于他们自己的,幸福。

  众生皆苦。也许就是每个人都注定要有自己的苦。别人帮不了,改变不了。也不需要外界的帮助。也许给别人的帮助也会是他们的另一种苦吧?寂寞。谁又不寂寞呢?人生本就寂寞啊。

  众生皆苦,所以我还有理由去埋怨旁人吗?去记恨别人吗?只要想到别人跟你一样有着诸多无奈痛楚,你

  还忍心去计较吗?

  写完这篇随感,我突然发现心变明朗啦。我想我是在文字当中反省忏悔觉悟吧?可是谁敢保证这种觉悟就是永远吗?一离开文字,离开这个可以让我任意倾诉对象,回到现实之中,我还敢保证我记得“众生皆苦”这四个字吗?因为现实总是残忍的吖。它会破坏人们心里的美,会腐蚀信念与梦想,会逼迫你成为自己所讨厌的人。

  众生皆苦。那没有生命的东西会苦吗?如果不会,如果有人为之倾注了感情之后呢?那。这个世界,这个社会。也是苦的么?当我们将一些抽象的东西当作有生命一般的,对他们生出怜悯之情。那我们是否也不应该去埋怨这个社会了呢?

  然后我想起,那句话。花草是不知道疼痛的生命,令人徒生恨意。也许错了吧。疼的不是花草,却可以是你的心啊。

标签:众生皆苦(1)
飞机